艺术家推介Recommended更多>>

需要发稿的单位或个人在邮箱标题声明 资讯来源合法 发给我公司企业邮箱,邮箱地址zhonghuadq@zhhdq.com

────────────────

【以下内页广告位】

您当前的位置:艺术视点​网 - 展览信息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发布时间:2022/04/26|作者:艺术视点网|来源:艺术视点网 www.zhhdq.com|浏览:256次

展览时间:2022年4月27日-2022年6月10日
开幕时间:2022年4月27日 15:30
展览机构:尚榕美术
展览地址:中国广州市天河区程介西大田基南10号(员村二横路与临江大道交叉口南200米)
学术主持:胡斌
主办单位:尚榕美术
展览策划:韩亮
媒体统筹:谢丽莎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展览海报

展览介绍:
 前言
 前些年,艺术家许伟波主要以一个水墨创作者的身份在工作,从而一度被纳入到新视域底下的南方青年水墨阵营。他的艺术表达并不遵循既有的水墨模式,而是融入了对于传统和当下事物的新认识,他将目光投向那飞禽走兽的自然世界,以富有温度和新奇感的笔调展现了另一个场域与我们日常生活的关联。
 作为一名不断寻求突破和进行自我质询的艺术家,许伟波并没有就此止步,逐渐地,他就走出了人们所熟知的印象。首先是题材上的变化,对于火的描绘可以说是他探索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节点,也隐喻一种精神上的淬炼。相对于万物生长的蓬勃生机,火则是物质燃烧、消逝时迸发的光和热,也意味着和我们尘世生活的进一步连接。再往后,日常生活的“静物”成了他反复研磨的对象。同时伴随着的还有材质上的变化,他已经不局限于水墨,丙烯、金银铜箔以及嵌瓷这样的与其生活关系甚密的材料进入他的研究运用范围。至此,他更加深入地拓展了关于“物”的审视,从而打开了对于艺术的新的面向。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叠罗汉》 许伟波 2022年作 120×100cm 布面丙烯、金箔、银箔、铜箔

 针对许伟波这一创作探索的历程,我们自然而然地提出了“凡物有光”的命题。“凡物”既可指万物,又包含平凡之物的意思。它对应了许伟波对于万事万物的态度,从自然界的动物到平常生活的“静物”,物生物灭,云卷云舒,他都投入了充满温情的观照,呈现出“物”的隽永光泽,而这光泽还有形塑艺术创造物的缤纷质材的璀璨。好的艺术本就带有照亮寻常之物的魔力,许伟波的渊源有自却又取向多元的探索,或许就是在努力让物泛起精神的辉光和情感的涟漪,点亮自己,也点亮观者的心。
 广州美术学院艺术与人文学院院长、教授胡斌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就等这个机会》 许伟波 2022年作 40x40cm 布面丙烯、金箔、银箔、铜箔

 凡物有光
 南方温润潮湿的气候条件,赋予了万物生猛异常的生命力。惊蛰过后,无数新芽迫不及待地催着老叶坠地,从葱郁到枯黄再到嫩绿,完整的一次生命更替大概只需三五日。每一天都在新生,这股疯狂生长的劲头,持续整年……
 许伟波就生长在这样的繁茂的南方,伴随他的成长还有中国画与潮州嵌瓷。这两种传统文化就像扎根深处难以撼动的巨大榕树,对于试图进入当代水墨的许伟波来说,无疑是一场无声的较量。然而,他并不打算回避,而是通过一次次的演练与行动,不知疲倦地将局限本身化为工具,在实践过程中努力消解边界的限定与固有观念的隔膜。这在作品《出入》的诞生过程中得以体现:五年前的一次展览中,许伟波将一件被认为“不合格”的作品损毁后重新拼贴,并于开幕式上与策展人颜勇在该拼贴后的“半成品”上重新创作,二人在你来我往的互动中,如对弈般在画面上相互争夺、制约,最终共同完成了《出入》的创作。作品《出入》的意义在于向公众展示了一位迫切想找准自己位置的青年艺术家,其隐藏于作品背后的思想轨迹与工作方式,同时也是他者在进入许伟波作品时,无法回避的思维路径。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试温》 许伟波 2022年作 50x50cm 布面丙烯、金箔、银箔、铜箔

 可以说,许伟波的创作就是连续对问题建构与解构的过程。从题材与主题的设定到画面的构思营造,他不断给自己出题设局,左右互搏,顺势而为或者谋定而后动都是思考过程的反馈。“自觉或不自觉地,许伟波已经追随着自己的水墨艺术‘进入’了一个要求不断试错与重新定位的情境。”颜勇用“出/入”二字对许伟波进行了极为恰当的描述。
 动物成为许伟波首选的对象,无论骏马、斑马还是河马,所有动物都在画面里灵光乍现地完成了艺术家交待的任务,他将个人情趣注入画面之中,轻巧地凌驾于这些“马儿”之上,在他自由幻想的精神天地间驰骋……

“凡物有光”许伟波作品展

《相依》 许伟波 2017年作 135x70cm 纸本水墨

 在随后的一段时期,艺术家一度试图摆脱对动物这类有固定形象题材的描绘,转而进入对无形的“火”开展新的探索,从“火”的文化意义到其独特丰富的视觉体验,他开始将大量的传统材料“箔”应用于画面,以体现“火”与“光”的印证关系(“箔”的使用同时与前文提到的潮州嵌瓷有内在关联)。“火”的惊艳独特不仅表现在亮度、形状、色彩、形态等方面,其瞬息万变飘忽不已的特质使得画面在创造过程中充满各种可能,许伟波似乎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在长期的反复实践下,他对金属箔的探索性应用,为进一步的创作设下铺垫。
 此后,“箔”开始成为许伟波创作的重要语言,这种材料有其它颜料无可比拟的独特视觉体验,箔在经历一套刷胶、留白、堆叠、灼烧氧化、腐蚀等复杂流程后,能准确再现水墨在宣纸上渗化的效果,同时由于一部分中间程序的叠加连锁反应,画面构成了某种间接的绘画性。许伟波痴迷于此,就像他执着于同自身博弈,当材料的精准把控与画面之外的种种不确定性构成了创作的一部分,题材的选择或意象的传达都不再成为一个问题,周边的事和物都成为他凝视的对象,从伟大而遥远的未来回到当下,在充满知觉的当下发现意义。正如南方肆意生长的植物,纷扰繁华的外界并不影响每个平凡的个体独自闪光,许伟波低调谦和的外表下,怀揣着一颗激烈跳动不安分的心,他总是能在不起眼的日常中,在他的平凡世界里,捕捉到那些微弱的值得铭记的平凡之光。
 天地有信,凡物有光。
 韩亮2022年4月

相关阅读
 

艺术视点网www.zhhdq.com 版权所有 本站域名及所属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使用